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讀我40年前的“詩”

2019-06-24 20:03:28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口 如 緣

在清理舊書柜時,從一本書里滑落一紙發黃的信箋,信箋上是10余行我熟悉的雞爪似的鋼筆字書寫的文字,暫且把它叫著詩吧,標題叫《今夜月圓》,下面的落款日期,至今已有40余年了。我一口氣讀完這首詩,又回味細品。我的記憶漸漸生動、豐富起來,是啊!40年前,我從一個剛參加工作的稚嫩文學青年一路走來,《今夜月圓》見證了我的成長,見證了單位的蝶變。

那時我剛參加工作在石油第一線……我們每月有20多天都在野外奔波作業。隊部在自貢市區邊緣,有一棟兩層的簡易樓房。底樓是隊部和班組辦公室、材料房、調度室等,二樓是我們職工宿舍。每間宿舍10多個平方米,靠窗擺一張書桌,鋪四張單人床。我所住宿舍其他3人皆是比我先參加工作5年以上的師傅,出于對師傅們的尊敬和謙讓,我看書寫字幾乎都是坐在小床上背靠墻壁把書或本子放在收攏的腿腳上進行。《今夜月圓》就是寫于那種環境條件下。

一輪明月懸掛窗口,想起故鄉的父母及母親托人給我介紹的姑娘……有了《今夜月圓》。

這首詩,共12行,每行7個字,總共不足100字,竟有11個錯別字,還有7處明顯的用詞錯誤和不當。這篇分行的文字以其說是詩,倒不如說是順口溜或簡單的情感日記或情書。

記得讀小學時我語文成績就非常差,后來文化大革命,讀書無用論,學工學農,加上自己學習意識淡薄、不用功,《今夜月圓》如此尷尬的行文是不足為奇的。但而今能讀到一篇自己40年前寫的質樸自然而抒情的文字,無論這詩算不算詩、好不好,都覺得珍貴而意味深長。

在野外四處奔波的艱苦工作之余,我們隊剛參加工作的11個學工,就有4個皆喜歡在月光下偶爾寫幾行打油詩。

比我們早幾年參加工作的彭師傅,更是每天辛苦工作后還堅持寫日記、新聞和小詩。后來彭師傅上調礦區宣傳部后,基層領導又鼓勵我寫新聞報道。

當時由于我文字基礎太差,陸續翻爛了幾本《新華字典》,后來還買了一整套《辭海》。在愛好文字的同時,也更在意關注身旁的人、事物和整個世界,有了更豐富的夢想和深刻的思索,加強了知識的學習與積累。5年后,我參加了成人高考并上了線,進入了3年帶薪脫產讀書。

40年前寫《今夜月圓》的那幢兩層樓房,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被拆除,新建成了六層的樓房。原來的40多人的單位逐漸增加到了100多人,原一間宿舍住4個職工,后來改成2人一間。我也有了辦公室,有了固定的工作和舒適的家。同時也疏遠了山野的月光,少了月光下抒情的文字。

本世紀初,單位原6層樓房又拆建成了28層的電梯公寓。整座城市日新月異,山清水秀,高樓大廈林立,交通四通八達,與40年前來了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我在7樓裝修豪華的書房里,讀40年前那間簡陋擁擠的宿舍里寫的《今夜月圓》,讀我的當年,讀我的來路,讀家鄉的燈火,讀祖國的巨大變化,讀得我暖暖的。是啊!今夜月又圓了,圓了的更有那么多好夢!

四川时时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