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自貢修建抗戰紀念建筑

2019-06-23 19:53:37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 記者 蔣周德

抗日戰爭期間,在民族危難之際,自貢人不僅舉傾城之力為國奉獻,書寫了“鹽都獻金甲天下”的重大歷史事件,還義無反顧地奔赴抗戰最前線,誓死抗敵,血灑疆場。其中,有3618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為了表彰忠烈,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在抗戰期間,富順縣修建了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此外,自貢市還醞釀建造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

富順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

抗日烽火燃遍神州大地時,自貢地區的熱血青年紛紛奔赴前線浴血奮戰,共犧牲3618人,其中自貢市1942人、富順縣1113人、榮縣563人。為銘記日軍侵略暴行,警醒市民居安思危、愛國愛家,富順縣修建了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記者從富順縣文史專家易公度、蘇鐵生、劉海聲的相關文章中獲悉)。

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富順縣在縣城后街火神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曾用作縣政府招待所)前的一片開闊地,建設市中花園。花園面積不大,正中是一個水池,池中有太湖石疊成的假山,池形是“新生活運動”盾牌形徽章圖案(那一年,國民政府發起新生活運動)。水池西面,建有一座簡樸莊重的紀念碑,正面刻有“國際勞動節紀念碑”8個魏碑體紅色大字。紀念碑右側是兩行核桃般大的字:“富順縣立中學建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

1940年8月,富順縣城遭受日寇戰機狂轟濫炸之后,經縣立中學國文教師余貫文等人建議,縣政府在市中花園水池東面修建了高約8米的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與周邊建筑相比,顯得莊嚴崇高。“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11個字(蘇鐵生認為沒有“民族”二字)由該縣知名書法家任志元書寫(蘇鐵生認為系富順縣立中學國文教師高能久書寫)。這11個大字與“國際勞動節紀念碑”出自同一人,也是古樸渾厚的魏碑體,也被涂抹成紅字,給人以“仰之彌高”“光焰萬仗”的感覺。與眾多抗戰紀念碑不一樣的是,該紀念碑前設立了兩個跪著的人物石雕,男子穿西服,婦女著旗袍。石雕背面分別刻有黑色字體“大漢奸汪精衛(易公度認為刻的是汪精衛的實名“汪兆銘”)”“大漢奸陳壁君”。為丑化這對漢奸夫妻,雕像有意做得很粗糙。

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激發了富順人民的抗日救國熱情,漢奸夫妻跪像更引起過往行人發怒,無不吐以唾沫,并鞭之撻之。因大家都痛恨漢奸賣國賊,在抗戰勝利后不久,漢奸夫妻頭像就被砸掉了。

遺憾的是,1952年,富順縣將整個花園夷為平地,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被砸碎,國際勞動節紀念碑被抬去砌了西湖邊的堡坎。

自貢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

當年,在富順縣修建民族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時,自貢市正規劃建設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這是記者從我市紅色收藏家姜小平收藏的、79年前的《自貢市政府公報》創刊號上了解到的。

《自貢市政府公報》創刊號為16開本、142頁,于中華民國二十九年(1940年)9月出版,是為慶祝自貢市成立一周年而編撰的。封面書名由時任市長曹任遠親筆題寫,同時加蓋其私人印章。封面左邊豎排蓋有一枚紅色“瀘永師管區司令部”印章,說明該書曾經為該部使用。當時正處于抗戰時期,內有許多鼓舞人心的口號插頁,如第74頁采用醒目大字刊發:“抗戰是死里求生,投降是亡國滅種”。該書主要內容有發刊詞、自貢市區全圖、市政府籌備之經過、市政府工作報告、市政府二十九年度(1940年度)施政計劃等。

在“二十九年度市政計劃之建設專欄”中,專門提出建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的規劃,原文如下:“本府奉令建筑抗敵陣亡將士紀念碑。經本市黨政軍聯席會議議決,擬將本市釜溪公園(現彩燈公園)體育場內曾被炸毀之禮臺,建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以垂不朽,而示永遠,并由本府設計制圖……紀念堂中,擬立碑鐫文,敘述陣亡將士勛業偉績;堂之正面,遠觀略似古代元帥帽式;其堂座及柱與頂之構造,概取直線邊沿;堂為正方形,寬長俱四公尺四寸;兩翼各為游廊,長三公尺、寬兩公尺;堂座高出地面一公尺零五分;兩廊十級,堂柱凡十,均用青石磨光砌成;堂頂凡五層,頂端豎立國旗,自頂至地高七公尺七寸(推測寓意“七七事變”)。綜計該堂所需材料,以石最多,磚次之,木料較少,定于本年度開工建筑,以符紀念抗敵陣亡將士之旨。”該規劃還配發了比例尺為1:100的自貢市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立面圖和平面圖。

或許是經濟原因,或許是相對于淪陷地區,自貢犧牲的抗日烈士較少,或許是將紀念碑升格為紀念堂未獲省政府批準,致使已經有詳盡設計、施工方案的自貢市抗敵陣亡將士紀念堂,最終未能修建,令后人遺憾。但該規劃見證了我市在建市之初就對紀念抗日烈士工作非常重視,為今人稱道。

四川时时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