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趙熙與張大千的情緣逸事

2019-06-23 19:52:40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 嚴 新

趙熙(1867—1948年),榮縣人,字堯生,號香宋,晚年自號香宋老人,又署香宋詞人、天山漁民,室名雪王龕。清光緒十八年(公元1892年)中進士。光緒二十年,殿試名列一等。曾任翰林院庶吉士編修、江西道監察御史等職。趙熙是典型的傳統文人,集詩、書、畫、文、戲于一身。他是我國晚清民國時期文壇有影響的重要人物,被稱為晚清第一詞人,在近代川渝傳統文人中,乃一流大文人,為世人所敬重。趙熙近代社會各界名流有著密切來往,其中,趙熙與與畫壇名匠張大千有極深的情緣。

趙熙是榮縣人,張大千(1899—1983年)是內江市人。榮縣、內江都屬蜀南地區,兩地相距僅70公里。趙熙與張大千之間的情緣最早起于何時何地,尚不能確定,目前己知二人開始來往的是在1929年春節。當時,張大千以六尺整紙自畫像(張大千“己巳自寫小像”),先到老師曾農髯家中求題,接著又請詩壇泰斗陳三立、詞壇宗師朱彊村、四川詩壇長老趙熙、譚延闿等清末民初詩詞諸老,及黃賓虹、楊度、葉恭綽、方地山、謝無量、林山腴、溥心畬、謝玉岑、吳湖帆等共32位書畫才俊先后題寫詩詞。由此,剛過而立之年的張大千一登龍門,名揚海內。此時的趙熙己年過花甲,名氣和威望早已遍揚大江南北。趙熙能欣然為年齡相差32歲的張大千自畫像題跋,這既是對后輩繪畫才俊的充分肯定和贊許,也有明顯的前輩對后輩的推介。

二十世紀,四川書法名家研究叢書《趙熙卷》中記錄了張大千評述趙熙繪畫時有這樣一段記載:“先生侍御初入京師,詩文書法,即名動朝野。聞香宋丈游蹤遍大江南北,惟末至雁宕,而爰三至雁宕,故特繪雁宕圖為壽,后學張爰。趙堯生侍御于清末以直聲震京師,并以文、書法獲時譽。晚年偶作小幅山水畫,尤以淡雅明遠為世所重。守遜兄以家藏,團扇書畫見示,為跋數語,后學張爰。”這段題跋,既記載了張大千為趙熙某年祝壽所送繪雁宕圖一事,又記錄了其兄收藏有趙熙所繪團扇書畫的史事。整個題跋中,字里行間無不透顯出張大千對趙熙的敬重之情,以及趙熙與張大千、張大千其兄之間不一般的情緣關系。

此外,《趙熙張大千書畫合璧》(又稱《鄉居詩畫唱和卷》)更是在近代文壇與畫壇上的一段鮮為人知的逸事。《趙熙張大千書畫合璧》是書畫合璧卷,是1938年(戊寅)6月,趙熙錄鄉中近作詩若干,首寄詞壇道友陸丹林。時張大千過港返蜀,應好友陸丹林所請補圖,并題跋:“香宋老人以鄉居詩如干首書寄丹林社長兄。因屬予補為此圖。予曷足以承其乏哉。昔曾子固記醒心亭,自以得附名歐公之次為幸。予又曷辭哉。即書博一笑。己卯(1939年)夏,爰。”卷后有,葉恭綽、楊圻、徐謙、楊天驥、李在九、胡熊鍔、于右任、沈尹默、冒廣生、符鑄、江庸、曹經沅、向迪琮、曾亨端、黃孝紓、錢萼孫、龍榆生等先后以詩詞題跋。

《趙熙張大千書畫合璧》是張大千為趙熙詩作補圖,此時的張大千己是名揚海內,非一般人物絕不可能隨意為其補圖,這足見兩人是何等不一般的情緣。《趙熙張大千書畫合璧》從題跋的一系列人物身份上看,有藝壇大師、有文壇同道、有政治名人等。遙想當年,《趙熙張大千書畫合璧》從起始到誕生,是由文壇一代詩豪趙熙、畫壇巨匠張大千為主要人物,陸丹林籌劃,匯集當時眾多文壇、畫壇等社會各界名流的竟相贊和與應答,而形成的一幅書畫合璧卷。它是傳統文人審美情趣的紀念與傳承,也是一次文人基于紙本詩文的酬唱雅集。

在蔡登山所箸《重數民國往事》中的記載:“ 張大千,被西方藝壇贊為‘東方之筆’。張大千以妙手作畫,既為古今僅見之才。他以妙手寫真,卻為古今少數之筆。因為從來名畫家不屑畫人像,他們認為為人畫像那是畫匠的事,大千亦作如是觀。他為時人畫像,審慎綦嚴,惜墨如金,不輕易落筆。若必強求,或因勢不可推卻,則必索潤之巨,令聞者咋舌,其意在令其知難而退也。反之,如其人為其所心儀的前輩,或為其生平知己,則大千會欣然走筆。如他曾為其四川前輩詩人、書畫家趙熙(堯生)及他哥哥張善子的老師傅增湘畫過像。但據大千自言,生平為人寫照,先后不出十幅而已…”由此可見,能夠被張大千畫像的人,其在大千先生心中的地位。令人婉惜的是,至今為止,仍未發現張大千為趙熙所畫像,但此段逸事足以說明趙熙與張大千不一般的情緣關系。

四川时时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