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童話般的孩子 談談憂傷的鄉愁——讀王謙系列鄉愁詩

2019-06-23 19:48:47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讀罷王謙鄉愁系列組詩,掩卷,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滿山遍野奔跑的孩子,沿著崎嶇的山路,攜縷縷炊煙,跳躍著走出大巴山,精彩的外面世界吸引著他追逐未來,編織美好的夢幻。王謙是一個充滿詩意的大巴山的兒子,如今他已在他鐘愛的文化工作崗位,續寫著他尋夢的燦爛詩篇。

鄉愁是詩壇永遠的主題之一,每一個游子心中都有不一樣的千姿百態的鄉愁詠嘆,王謙的鄉愁詩滿篇都是極其普通的文字。他熟悉的山山水水,田土里的莊稼,樹林里的飛鳥,石頭縫里的昆蟲,阡陌綠蔭的野花以及曾朝夕相伴的父母親屬,童年伙伴,全是他信手拈來的充滿靈性的,碰撞出濃郁溫馨,令人恨不得敞開胸懷擁抱在懷里的涌動。

詩是飄揚的旗幟,進軍的鼓點,天空的飛鴿,生活的斑斕,詩是人間真善美人與人攜起友誼的手,是激情飛揚心臟血漿的飛贊。王謙這些詩,可以想象得出他多少個夜晚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推窗向北了望熱淚盈眶,他夜深人靜敲擊鍵盤。他詩中的每一個文字都是他心臟血漿的飛贊!

詩歌的語言表現形式千姿百態,對于這類無需華麗詞藻修飾,然而極具濃郁情感的詩,我是非常贊美的。曾讀李商隱《夜雨寄北》時就感嘆道,明白的文字,反復糾纏的情感傾泄,真可謂蕩氣回腸余韻悠長。90年代我在詩刊上讀到一首《海上的男人和岸上的妻子》,詩句記憶猶新,也是如此。詩人寫道:他一跳下甲板/跳下甲板即是門坎/他一抱起正在為他燙酒的女人/哎喲!好疼喲/她寧愿在他懷里疼死。大膽的剪裁,明白的文字將男人歸心似箭,女人久久的期待表現的淋漓至盡。王謙詩中:傾聽一種聲音/我習慣把自己交給漂泊和流浪/把心交給寒冬和云朵/把鄉愁擱淺在此岸與彼岸的水域/抬頭望天/我喜歡傾聽一種聲音/黎明早早醒來/坐在心情和文字的中間/來自同一個方向/那里有水草豐滿的故鄉/還有,我的爹娘/而此刻/在跨越千山萬水的異鄉/雪花帶著一段鄉音/匆匆趕來,面對遙遠的村落/我真的很想知道/在這個農歷深處的季節/是誰用鐵犁劃破了冰封冷寂的冬/又是誰用稻草點燃了/那些炊煙裊裊的春。全詩無一晦澀的文字,各種意象自由組合,在時空轉換中緩緩流露出身處異鄉的游子對家鄉父老的思念之情,漂亮、耐人品味。

《剃頭》一詩也寫得精彩:爺爺的頭發太長了/如秋天田埂上的芭茅草/父親說,是該剃剃了/師傅的剃刀閃爍冰涼的寒光/輕輕扶正,一道雪白的光緩緩逼近/從后頸一直到頭部的正中/仿若一條路/通向爺爺傳奇的青春/一瞬,剃刀又從頭部正中返了回來/剛剛抵達正在沉睡的爺爺/爺爺睡得正香/這是他一生最安靜地享受/剃刀也很輕/爺爺的頭發如雪花飄落/被風吹遠/吹遠的,還有爺爺的一生。說實話,讀罷此詩我真的落淚了,勤勞樸實的爺爺走完了一生的路程,那是大巴千千萬萬個爺爺的真實寫照啊!貧窮的土地上孕育出難以忘懷鄉情的王謙,王謙,大巴山的鄉親也不會忘記你!

王謙抓住爺爺逝世前為爺爺整容的細節,用剃刀碾轉敘述爺爺辛勞的光陰,這使我想起我讀過的寫老人勤勞一生的作品《擔水》,詩人寫道早上出門后,太陽在他桶里任水波蕩漾,太陽都熠熠生輝,正午后太陽在他水桶里也能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到黃昏了,他擔著水桶想回家,疲憊的雙腿跨不進門坎,他摔倒了,水桶里的太陽摔碎了,太陽摔碎了,天就黑了!天黑了他也就辭世了。王謙的《剃頭》與這篇作品有一曲同工之妙。同樣令人玩味。

王謙詩作風格樸實,語言清新自然,想象豐富,謀篇布局得當,值得好好學習。

四川时时彩是